資訊
當前位置>首頁>行業資訊>技術轉移>正文
知產
  • 知產
  • 政策
  • 科技
  • 產業鏈
搜索詞: 專利 知識產權 軟著

科技成果轉化的一些思考

發布時間:2020-01-20 關鍵字:科技成果轉化

  知識經濟時代凸顯了知識和經濟的相關性,同時也加劇了知識生產和使用間的矛盾。推動科技成果轉化,是走出知識悖論、增加科學技術的社會福祉的必由之路。然而科技成果轉化并非徑情直遂。經驗研究和理論分析均表明,若要科技成果轉化真正取得成效,其先決條件是保持知識和人才的自由流動、提升大學的內在品質和提高學院科學研究的卓越性。


  迄今為止,全球的知識商業化浪潮經歷了兩個發展階段。第一階段從 20 世紀 80 年代初開始,以成立各種各樣的“科技園區”為特征,以用各種優惠政策吸引科技含量較高的公司入駐和增進其與本地企業、高校的聯合合作為目標。第二階段“從 20 世紀 90 年代后半期開始加速發展。與第一次浪潮重視企業間的聯合不同,第二次浪潮則更關注大學自己成立新公司、申請專利和進行專利授權,也更強調學生參與到知識商業化當中。同時,大學也因為需要向社會表明自己科研活動的經濟相關性,而面臨著更多的壓力”。有學者認為,知識商業化正逐步地和教學、科研一樣,成為大學的“第三項使命”。或者說,知識商業化是大學“服務社會”功能的具體表現。由此看來,我國對《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法》進行修改并制定合理的獎勵和保障措施,不僅勢在必行,而且客觀上起著增強我國抵制西方知識經濟霸權的作用。


  推動知識在生產者和使用者之間的自由流動、鼓勵科學家潛心致力于學術研究以實現原始性創新,是知識商業化得以順利進行的先決條件。相反,若過分強調知識的產權保護,過分強化知識的保密性,不僅會浪費科研資源和增加知識成本,而且對科技成果的有效轉化并無根本助益。同樣,若僅著眼于成果轉化而忽視理論知識和技術知識自身的原始性研究,成果轉化就會變成無源之水無本之木。面對我國科技成果轉化率如此之低這一事實,我們或許應該思考這些專利申請是不是真正做出了重大技術突破,我們生產出來的知識是不是真正包含原始性創新。近年來,國外一些研究資助機構不再僅僅關注某項研究能否產生專利,而是在立項之初就注重考察項目商業化的可行性。這一新動向也提醒我們,專利數量或許并非衡量科研水平的終極標準,專利的商業轉化使用才是關鍵。


  在知識生產和知識贏利之間并不存在簡單的線性模型。盡管大學在知識經濟社會中擁有成果轉化得天獨厚的有利地位,然而,若要在短期內收獲知識的經濟價值或有形產品,并非易事。因而,在秉承知識生產傳統的同時,培養更多學生對科技成果轉化的認同感,鼓勵并包容具有知識商業化精神氣質的科學家,或許是大學對區域經濟發展最大的貢獻。


來源:文劍英《科技成果轉化的理性思考》

我要收藏
网上炸金花怎么赢